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是否闯绿灯难把握路口能否添条辨堵线

发布时间:2019-06-09 07:36:10
产后预防感染吃什么好
产后预防感染什么药好
人流后恢复要多久

绿灯亮 绿灯亮 前方路口拥堵约1/3,后车可缓慢前行 前方路口拥堵一半,未过线车辆禁行 避免“闯绿灯”示意图 制图/张攀峰

“行至路口,遇前方拥堵,是走?还是停?”日前,济南交警针对路口遇拥堵严禁“闯绿灯”系列整治活动,引起了友的极大关注。昨天,交通专家、出租车司机、公交车驾驶员、律师等方面代表齐聚一堂,为如何避免“闯绿灯”等违法以及不文明驾驶行为出谋划策。有人建议,“闯绿灯”大家不好把握,能否在路口添条“辨堵线”,只要堵车长龙越过这条线,后面的车即使是绿灯亮着也别往前开了。

怎样才算“闯绿灯”?以路口拥堵到1/2或1/3为界前方堵车了就该停,可前方路口什么状态下算是堵车呢?如果车辆在缓慢行驶,我是往前开呢还是停下呢?不少车主针对近日讨论热烈的“闯绿灯”产生了这样的疑惑。

日前,济南的一位一线民警也分享了他的现场执勤的经验:在绿灯亮起时,如果路口拥堵车辆占到了路口的三分之一,驾驶人可以缓慢前行;如果路口拥堵车辆已经占了路口的二分之一,驾驶人应该将车停在停车线外等候。

山东交通学院交通与物流工程学院教授蔡志理还建议,能否在路口设置一些提示性语言,比如“路口遇拥堵请勿驶入”等等。同时应该借助媒体、利用一些滚动提示等,让这一理念深入每个驾驶员心中。

怎样更好避免“闯绿灯”路口应设拥堵警示线对这位民警的说法,齐邦律师事务所李斌律师非常赞同。李斌律师建议,交警部门可以找出这样的“界线”,不管是以一半还是以1/3作为判断标准,都在马路上画出相应的标识线,让驾驶者一看到就能心中有数。山东交通学院交通与物流工程学院教授蔡志理博士也表示:“如何界定前方路口是否为拥挤,然后做到在路口外等候,实际操作是很困难的。”为此他提出一个建议,可以借助在路口设状线来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蔡志理解释说,通过借助状线,可以让驾驶员自己判断是否能够在绿灯信号内驶过路口,如果路口内的车辆已经排到了状线,车辆就不应该再进入路口了。

对于蔡志理教授的建议,出租车司机代表郭泗镇表示赞同。他也建议说:“我的建议与蔡教授的建议有些相似,可以通过借助环形线这个方法,就是在路口四个方向设置环行线,前方车辆排到了这条线,就不允许车辆再进入路口了,不仅可以减少路口交通拥挤的情况发生,而且还可以提高驾驶员的判断意识。”

实行绿灯差别化倒计时提示后车别驶入路口添堵除了看地上的标线外,能不能通过信号灯的变化来提醒车主是否该进入路口呢?山东建筑大学交通研究所副主任王燕在谈到“闯绿灯”的问题时,提出了一个绿灯差别化倒计时的方法。

“目前在济南的一些路口,都设置了绿灯倒计时。我了解了一下,目前普遍都是10秒倒计时。我们能不能在交通流量大的路口,或者是上班高峰期采用倒计时差别化来预防‘闯绿灯’ 行为的发生。”王燕举例说:“如果是车流量小的路口,我们可以采取5秒倒计时。在车流量大的路口,我们采用10秒倒计时。同理亦然,在平常时段,可以采用5秒倒计时。在早晚上班高峰时段,就要采取10秒倒计时了。”

王燕解释道:“当绿灯信号进入倒计时的时间时,就不允许再驶入路口了。”这样的确可以预防“闯绿灯”的情况发生,不过王燕同时说道:“但是倒计时时间的长短、怎么划分就需要好好进行研究了。”

公交司机建议实施“微循环”主干道路口全面“禁左”对拥堵,在公交一线的李卫东代表表示“深恶痛绝”:“我们公交司机其实是拥堵的受害者,我们每天在道路上行驶,拥堵一是增加了我们的运营成本,二是延长了我们的工作时间,增加了我们的工作强度。”

对路口的拥堵,李卫东分析说,济南的道路资源情况比较紧张,车辆发展也比较快,在道路上行驶主要还是一个平面交通造成的拥堵,比如直行和左转车辆之间的矛盾,也就是老百姓俗称叫“别橛子”,会极大降低路口的通行效率。“怎么解决呢?我个人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李卫东表示,目前济南在路口上一般是放了直行再放左转,如果取消了左转,直接是直行和右转,路口的通行效率就会大大提高。“举个例子,比如在解放路由西向北往历山路上拐弯,这个路口交通流量非常大,左转势必给直行造成影响,我们能不能让左转的车辆直行至历山东路右转走和平路再回到历山路直行,这种微循环的方式,是不是更有效?”李卫东认为,在这个微循环中,除了直行就是右转,有效避免了左转给直行带来的影响。

相关链接

“闯绿灯”改为 “挤绿灯”更合适

专家解读违反3种信号的交通违法行为山东交通学院交通与物流工程学院教授蔡志理博士在座谈会上首先解读了什么是“闯绿灯”,他认为,“闯绿灯”改为“挤绿灯”更合适,对违反红黄绿3种信号的违法行为应该为:闯红灯、抢黄灯、挤绿灯。

“信号灯分为红黄绿三色,红灯就是禁止通行,面对红灯,一定要停在停车线之前,如果面对红灯依然冒进,这就是‘闯红灯’,闯红灯一定要严处,危害非常大。”蔡志理教授认为,黄灯本身就是一个警示意义,有两层含义:一层含义是当绿灯变成红灯的时候,避免前面的车辆因为急刹车造成追尾,起到一个缓冲作用;另一方面,黄灯与红灯结合,还能对路口有净空作用。“在黄灯的初始阶段,实际上起到一种缓冲,这时候,如果我的车辆不能以安全的方式停在停车线前的话,允许车辆通过路口;后半阶段,应该是限制的,因为 这 时 候一两秒钟的时间,按照正常车速每小时30~40公里行驶的话,距离停车线七八米,完全可以将车平稳停在停止线以内。如果驾驶员依然快速通过话,是非常危险的。后半部分如果依然加速通过,称作‘抢黄灯’比较准确。”蔡志理教授认为。

绿灯本身是允许通行的,但并不是无条件通行的,蔡志理认为,需要驾驶员观察路口,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迅速通过,“这种安全条件有两种:一种是道路上有不安全因素,另一种就是路口遇到拥堵,前方无法通过交叉口。在交叉路口拥堵的情况下,驾驶员如果往里硬挤,应该叫‘挤绿灯’更合适。” 朱彩玲 实习生 刘纪

人民幣中間價首破6.37 即期市場“拖后腿”_鞋業資訊_數據統計
pu5j2q4e
李寧無孔不入 使渾身解數滲透08奧運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