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包养医学研讨会药企出资邀医生吃住行玩均管

发布时间:2019-06-09 01:20:11
怎么辨别产后流血
宫颈炎白带带血怎么办
慢性宫颈炎吃什么好

据报道,该公司在华经营期间,非法借助旅行社大量套现,进而向相关部门机构官员和医生大肆行贿,销售链条演变成贿赂链条,药品价格很大程度上被一再推高。其实,在那些能够左右药品价格的环节中,频发的、变味的研讨会也是推手之一。

研讨会原本目的在于让临床医生获取新知识、新理论、新技术和新疗法的重要渠道。但是,越来越多的研讨会却已经不仅仅具有这样单纯的目的。不久前,在北京举办的一场医学研讨会中,全国各地的医生汇集于此。其中绝大多数的医生都是由药企发出邀请,并由药企承担注册费、食宿以及游玩北京的一切费用。会议中,各家药企都拥有自己的展台和“卫星”研讨会,而这些投入价格不菲,目的只是在于安排好医生食宿游玩,并推介自己的药品。

医学研讨会是怎样逐渐成为药品推介会的?这其中又有怎样的利益分配?一名外企医药代表讲述了他眼中医学研讨会的利益链条。

邀请

一切费用药企全包

就在葛兰素史克事件爆发时,在北京一场医学学术研讨会的报到处也达到了最高峰。一辆辆载着医生的客车从四面八方的宾馆酒店出发,驶向会场。

一家外企的医药代表杨冰(化名)清点着他请来的医生,从事医药代表近4年,负责推介脑血管病的药品。

“您好,现在在北京有一个学术研讨会,主要内容是研讨脑血管病最前沿的研究,我们邀请您来参加。注册费和食宿行都由我们公司承担,希望您能参加。”会议召开前,杨冰会将他所负责的某省医院的相关医生联系一遍,将研讨会的内容、主办单位以及会期和行程安排,像复读机一样一遍一遍地不停重复给医生。直到医生同意参加会议,他才好像摁住了暂停键一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医药代表去请医生,会议费由公司出,将邀请函交给医生,邀请函都是由公司市场部做好的,包括听会、住宿地点、游玩项目等内容。”杨冰说,学术会议是临床医生获取新知识、新理论、新技术和新疗法的重要渠道,是接受继续医学教育的良好机会。“不过现在,这些会议也正在逐渐地变味了。药企现在越来越重视这样的研讨会,医生只能参加这样的大型研讨会才能有机会请假,不是厂家想把医生拉出去就可以的。有研讨会的时候,厂家就会十分在意,因为这是能请医生出游最好的时机。我们药企希望能把医生请过来,首先让医生了解自己产品的优点,但是医生同样不愿在日常工作中多开某家企业的药品,因为没有利益,但是通过参加会议的时间,请医生游玩,就可以与医生之间形成一种良性的沟通。”

杨冰说,任何一家企业,都想提高药价,但是药品需要招标,对于药品评估,都会有医学专家作为评估小组成员参与,如果厂家平时就与专家保持良好关系,评估价格只会被适当降低一点,否则就有可能被较大幅度压低。

搭台

七八十万元买个展位

研讨会在大礼堂中开始,主办方以及专家轮番讲话后,研讨会进入了卫星研讨会(各药企主办的分会场)的阶段。

在会场外的大厅中,各家药企早已经摆开阵势,展台前药企的工作人员向医生极力推荐生产的新药。在杨冰看来,国内的企业中,只有四五家比较有实力的企业才能在研讨会中出资得到位置和面积都不错的展台。而其余的国内企业的展台,都在一些角落中,面积也很小,也没有自己的推介会。

外企中涉及到脑血管病的企业几乎都参加了研讨会,外企也会投入很多的钱。“对于影响力大的会议,想要来参加会议的医生人数也会很多。企业在讲解医学进展和治疗进展时,会将自己企业的产品加入其中。听会的医生就会对现在的学科前沿有所了解,也会更了解自己企业的产品。”杨冰说,像国内大厂家和外企都会有自己的会议,讲解业界最新动态以及厂家最新的产品。听课的群体就是全国各地而来的医生,厂家会为医生准备午餐和一些小礼品,还会在会议中进行抽奖环节,大奖是一台苹果一体机,不等奖值的奖品大约有十五个。参加卫星研讨会的医生能够有五六百人。

“研讨会一般是关于脑血管病治疗领域的进展讨论,我们的药品跟它密切相关,但不能直接打广告宣传。其实很多医生也很看重研讨会的平台,那时候可以跟同行进行交流,叙叙旧。”杨冰说。在研讨会中,公司会投钱去安排自己的展位,并且召开公司的会议,主要讲解公司的产品。这些都需要给大会出资赞助才可以的,一些规模比较大的会议,公司就会投入七八十万元,有的投入甚至更多。

在国内的会议中,一些级别比较高的专家,厂家都会请他作为自己厂家研讨会的主席,用他们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来吸引其他医生的关注,主席就相当于是某厂家分会场的主持人,并不是主讲人,但是他可以在主讲人讲述完之后进行点评与支持,支持讲课的人和我们的产品。“一次分会,厂家会给主席一万元以上的讲课费用,主讲人也会得到5000元以上的报酬。”

成本

医生人均6000至1万

会期第一天,杨冰将注册证分发给医生,医生戴着注册证在不同的场馆听医疗研究进展,不同企业都有自己的研讨会,场馆也都很分散。杨冰和同事们则集中在各自厂家的展台附近,向医生介绍自己的产品。

第一天的会议结束时,杨冰早早地站在一楼大厅中,高高地举着一块写有公司名称的牌子。在他的周围,这样的牌子有近20块,都写着不同公司的名称。“每个厂家的工作人员都举着牌子在等待自己请来的医生,就好像在北京站前接站一样。因为医生来自全国各地,在会场中分别听不同的卫星会议,但是他们都知道是哪个厂家请他来的,他们只要在会议结束后,找到那个厂家,等待着厂家来统一安排食宿。”

杨冰的身旁,医生越聚越多,其他同事也在核对医生姓名,生怕漏掉任何一名医生。

大批的医生又分坐大客车,离开会场前往酒店。“这时候陪客户吃饭和游玩的事情,我们就不再参与了,都是由一些药企的领导陪着。在有会议的时候,公司中的所有人都在忙,有的忙着接待,有的人忙着与医生拉关系。”

三天的会期进行到第二天时,杨冰发觉会议现场的医生少了近一半,“有许多医生还是在会议的第二天来报到的,而第一天报到的医生一大半都没有来。”杨冰说,会议后期,参会的医生也会越来越少,除了那些真的是想了解最前沿医学进展的,剩下的都已经遍布在北京的各大景点了。

杨冰说,一般的会议注册费在1000元至3000元不等,加上医生的食宿行玩以及小礼品的费用,三天的会期,每名医生的花费在6000元至1万元不等。“这些都属于营销费用,都会在药价中有所体现,对于药品营销的费用,在药的成本中,外企的营销费用能够占到药价的10%至15%,国内的企业能占到20%至25%。国内企业的包括广告费用等,国外药企的许多药品都是处方药,不能出现在广告中。”

档期

研讨会排到明年10月

在一家医学学会站中,通过在“医学会议”栏中搜索,发现安排在北京的医学会议几乎每天就有三场左右,其中包括研讨、培训、论坛、年会等。最晚的医学会议日期通知,已经安排至明年10月。

这家站工作人员表示,大多数的会议都是由学会与相关医院或是企业合办。通过搜索会议介绍,在一些会议的主办者或承办者中,都有××医药公司的字样出现。

“近年来由药企出面召开的‘研讨会’越来越多,一个新药从上市到连续不断的促销,都通过‘学术会议’的形式。”杨冰说,一般都请当地的知名专家或业务领导主持会议,请几位国内、省市内有权威的专家作“专题报告”。这种会议虽有一些新信息,但带有明显的倾向性,目标直指某厂家所生产的新药。

在杨冰看来,医学界众多学会、协会,同一内容的会议经常会先后重复开,一些积极参加学术会议并希望得到更多知识的专业医生,逐渐感到从繁忙的业务工作中挤出时间,却收益不大,显然不划算。“一些医学学会与药厂在经济利益上相互勾连在一起,一些药厂甚至以出钱送专家出国进修、开会、帮助发表论文、给回扣等方式,培养企业在医学界的代言人。一些老药改头换面重新包装,价格就能翻几番。有些新药,一上市价格便高得离谱,这与有的医学学会与药企的合谋有直接关系。”( 赵喜斌)

龙孔镇采取多项有力举措推进夏秋季征兵工作_1

县农业局:入户走访助力精准扶贫

【两会报道】罗城代表团热议政府工作报告

龙孔镇采取多项有力举措推进夏秋季征兵工作_1
县农业局:入户走访助力精准扶贫
【两会报道】罗城代表团热议政府工作报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