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96章 黑暗和杀戮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3:34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96章 黑暗和杀戮

无边黑夜之中,还是那个小小院落。[燃^文^书库][]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李神舟带领人员包围了这里,撤走之后牧少再次的回到了这里,这样的心智,这样的胆魄,实属罕见。

只是今夜的小院落气氛有些怪异。

在二十分钟前,一台白色的小车停在了外面,经过外围的人检查一番之后,一个半老者出现在牧少的面前,赫然是马腾飞的老跟随,阿翔!

牧少坐在小院落之内的石凳上,石桌之上摆放着醇香的咖啡,一股热气从那杯子之中慢慢的腾升,给这个还有一点寒意的夜晚,带来了一点暖意。

阿翔来到这里已经二十分钟,但牧少一直都没有说话,他也没有坐下,只是站在前面等待,有些人有些事情,阿翔分的很清楚,这也是他可以活到今天的原因。

虽然眼前的青年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但阿翔很清楚,只有马腾飞来,才有资格和他坐在一起。

终于,牧少端起了面前的那杯咖啡喝了一口,舌头舔了下嘴唇,感受着那先苦后甜的感觉,放下杯子的时候,才淡淡的开口:“说!”

话语之中没有丝毫的客气所言,完全就是居高临下的态势。

但阿翔没有太多不快,哪怕此时牧少给他一巴掌,他都只会是笑脸相迎,躬身四十五度开口:“牧少,老爷让我来问一下你,今夜雯雯小姐的遇袭,你是不是要给那么一点交代,她住处的监控显示。”

“今夜出现的人,是千军!”

问出这样的问题,阿翔没有觉得可能遭致杀机,只是依旧平静的站在那里。

牧少忽然站起身来,咖啡的杯子也不知道何时被他端了起来,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流露,但下一秒,一脚毫无征兆的踹在阿翔的身上,喝道:“你是想死吗?”

阿翔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倒在地上,咳嗽不断,不过还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站了起来,缓和一下那口气不卑不亢的回道:“不是我想死,只是千军的确出现,也的确要对雯雯小姐下手,老爷让我来问一下而已。”

“当然,也是因为老爷相信这肯定有误会,不然也就不会让我来,只会是让数百人包围这里。”

牧少嘴角掠过淡淡的戏谑,虽然阿翔说的很好听,似乎还对他极其的尊重和信任,但牧少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马腾飞的试探而已,不管自己承认还是不承认都无所谓,只要他的心里已经认定就行。

之所以多此一举,无非是传递一个信息给某些人,他马腾飞,自始至终,还是和二十多年前一样。

瞬间想通了阿翔来的原因,牧少没有再去为难他,也没有动手,偏头问道:“千军叔呢?”

一个黑衣护卫走上前来,气息冷漠:“出去,还没有回来!”

牧少点点头,手指一点阿翔的胸膛,一字一句的说道:“放心,马腾飞能让你来问,那么就是给面子,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等着千军回来!”

阿翔轻轻点头,退后散步偏离了牧少的视线,就好像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一般,没有反驳没有争辩,哪怕被打,也没有吭声发怒。

牧少眼神玩味坐下,让人重新上了一杯咖啡,波澜不惊的坐在那里喝着。

时间慢慢过去一个小时,一道身影从外面走来,正是今夜去对马芷雯下手的千军,离开小住所之后,他就去找了个地方简单的包扎一下伤痕。

此时走进来,众人见到他脸上贴着一张纱布,一只手的手心也是缠绕着纱布在那里,风一吹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酒精消毒味道。

那些不管是在明面上还是在暗地里的黑衣护卫都讶然,千军竟然受伤归来,哪怕是端着咖啡一直淡定从容的牧少眼神的深处也闪烁着惊讶,千军的身手他懂,正是因为懂,所以见到他受伤归来,感觉不可思议。

千军走进来,一脸凶煞的模样,那个样子要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话,也许还能直接的把人给吓死了。

走进来的时候,千军看了一眼阿翔,自然认识,心里好奇他怎么出现在这里,不过没有问出口,走过去站在牧少前面一米,低头惭愧的说道:“牧少,我”

千军后面的话都还没有说出来,牧少就好像刚才对待阿翔一样起身,一脚踹在千军的身上,后者虽然没有和阿翔一样狼狈的倒在地上,但也被踢的倒退出去四五步才站稳,看向牧少的眼神,有疑惑,有诧异。

这一点,恰好被一直谦虚站在一旁的阿翔看在了眼里,心里大概已经有了猜想。

牧少没有去看阿翔是什么眼神,冷冷开口:“今晚马腾飞的女儿马芷雯被人袭杀,通过院所的监控发现是你,不知道你作何解释?”心里暗骂一句蠢蛋,要去杀人也不事先把监控这些东西全部都破坏。

千军何等人物,只是短暂瞬间就明白什么问题,也在心里暗骂一句:白痴,老子去的时候早就破坏了,被人家诈都不知道,愚蠢!

心里的话,千军没有说出来,站直身躯正声回道:“是我!”

干脆利落的回答,让阿翔眉头一皱,牧少追问:“为什么?”

“马芷雯,配不上大少爷,而我,要为家族谋取最大利益。”

千军知道今夜牧少不会为任何的事情买单,失败了那么就是他千军自己的事情,所以毫不犹豫的回道:“而当初大少爷和马芷雯订婚的时候有过一条约定

,如果马芷雯死掉的话,她名下所有资产都是大少爷的。”

看牧少神色缓和一点,千军知道自己猜对,继续说道:“所以这一次出来,我擅自决定干掉马芷雯,让大少爷可以追寻更加合适成为未来主母的人,也让马志集团的大部分资产落入我们家族手中,因为前两天我收到消息。”

“马腾飞约见金不换,把马家绝对控股的百分之七十一股权,转了百分之四十在马芷雯名下,换句话说,如今的马芷雯,是马氏集团最大股东,甚至超越马腾飞!”

牧少这才满意的点头,目光玩味的看向阿翔:“听到了吗?还要问我要交代吗?千军是我哥的人,众所周知,你似乎不应该问我要交代啊!”

千军神色不自然牵动,知道牧少就是在单面的挑拨他哥和马家的关系,但是知道是知道,千军也只能当不知道,不然也许他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千军能想通的事情,阿翔自然也能看出来,九十度躬身:“明白,我会如实转告老爷,雯雯小姐据说无事,老爷的意思是,希望我们两家的关系一如既往,哪怕最终无法成为亲家,也最好不要是敌人。”

说完,阿翔谦虚的离开了小院落,在走出门口的那一刹那,眼神深处掠过淡淡杀机。

等小院落之内都是自己人时,牧少脸上的笑容消散无形,取而代之的是无边阴冷,一拳砸在石桌之上,那坚固的石桌一声响断裂开来,可见力量之大。

黑暗的角落之中也走出来两个人,正是清军和破军,两人都一脸惭愧,低着头,一言不发。

牧少的眼神一一的扫过他们,冷哼一声:“三个宗师人物,却是一件事情都没有成功,不单止还彻底的暴露在楚天那个多管闲事的人手里,要是被我大哥抢做到的话,我以后在家族之中还能如何立足?”

“要知道,我带着的人是最多的,我做的事情难度是最小的,明白吗?”

牧少的质问,让清军和破军更加的残酷,此时说任何的话都是多余,都是解释,唯一的就是让牧少发泄一下心中怒气,不然的话,可能就要死人了。

唯有千军波澜不惊的站在那里,凶煞般的脸上毫无波动,他不是牧少直系,只是被派来协助而已,所以没必要好像清军和破军一样,好像孙子。

宣泄一番的牧少似乎心情好了一点,坐下来平复下心情开口:“楚天这个人喜欢多管闲事,但不能否认还算是一个对手,只是他永远不知道地球多大,山外有山,这一次的失败,只不过是为我的胜利增加一点故事而已。”

“你们三个也给我小心一点,最近都不要出去,那个王八蛋就是老鼠,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钻到我们面前。”

见牧少的神色好转一下,清军等人也松口气,破军沉声问道:“那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点什么?”

牧少掐算一下,嘴角勾勒一抹阴冷弧度:“什么都不需要做,消化掉苏氏集团和马氏集团再说,拿下这两个,我们在深市就是无可争议的顶尖人物,哪怕唐家也不过如此而已,所以现在我们要想的只有一件事情。”

“怎么在鸿发和唐氏集团的嘴里,拿下飞翔岛,这个会下金鸡蛋的母鸡。”

与此同时,开车已经离开小院落五公里外的阿翔挂断和马腾飞的通话,落下车窗一只手伸出窗外,手掌做出劈杀手势,随后车窗合上,离开此地。

周边黑暗的角落之中,一道道的身影冒出,朝着五公里外的小院落而去,迅速无比!

相似的时间,马氏花园,马腾飞站在花园之内,看着深夜水池之中已经休息的鱼儿:“树欲停而风不止,自由之前,永远是无边的黑暗和杀戮!”

绵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信阳好的妇科医院
阜阳好的白癜风医院
绵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信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