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魔导联盟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刺客

发布时间:2019-09-12 11:28:52

魔导联盟 第一百六十四章 刺客

西维娅使劲往后退,一直退到石雕的架前方,她忽地举起法杖。

“我,我在此发誓!遵守精灵王的契约!奥格丹米撒!艾兰法!请帮助我!以拉法的名义!现身吧风之精灵!”

伊凡知道自己应该立即上前阻止西维娅念咒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双脚就是挪动不了。等他反应过来时,狂风已从西维娅眼前的浅黄色光圈中升腾起来,像是狂暴的龙卷,整个空间骤然响起隆隆如雷鸣般的声音。西维娅脚下一软坐倒在地,她一手扶着额头,好像被狂风逼得睁不开眼睛,但是嘴里喊出的声音依然倔强。

“我是西维娅?弥尔顿!智慧的主人啊,让你的使者遵从我的意愿吧!”

轰隆!

蛇形状的石柱瞬间倾倒下来。伊凡这才发现房里居然有那么多条蛇!蛇的眼睛燃烧着,古代巫师建筑的魔法雕像此刻部成为了活物!

“你,你别这样

!”伊凡环视了一下四周,盯住了面前的西维娅。虽然心里有个很理智的声音告诉他,再伪装下去已经没用了。房的隔音效果还不错,要是现在动手的话,应该还不会被外面巡逻的巫师发现吧,可是――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点住手!”

游走在黑色地板的蛇灵活地蜷起身子,随时准备出,石雕的利齿一样可以刺入猎物的身体,一切只凭西维娅的意愿。大汗淋漓的西维娅此时连站都站不起来,所有的魔力,集中在双手之中,法杖上宝石在翻动。她好像在拼尽力似的。

“我,我才想问你到底想干什么……不,我已经明白了,你不是小偷!你是刺客!你是魔导联盟派来的刺客!”

“我不是!”

都这种时候了还跟她辩解什么?西维娅的想法总是那么古怪,她认为伊凡能帮她找到哥哥就自作主张带伊凡来城堡,认为伊凡是魔导联盟的刺客就二话不说直接动手。被召唤出来的旋风已经迫不及待了,它发出兴奋的吼叫,下一秒钟,一阵宛如刀刃般的劲风迎面袭向伊凡。

与此同时,离他近的两条蛇一同起,石雕的蛇口张开成真正的蛇绝对法达到的角度,西维娅的手一下子垂了下去。法杖直立在地板上,像是它把西维娅的手给黏住了,宝石不断撞击在木杖上发出杂乱的声响。

唰。

耀眼的光芒忽然间映亮了整个空间,四面的架闪烁了片刻,黑暗便被完切开。伊凡脚下一顿,双手握住的光芒旋成一面圆盘。

只听砰砰两声,石雕的蛇头应声落地,在落地声响起的同时伊凡便朝着西维娅直冲了过去。精疲力尽的少女只看见眼前一片明亮,她闭上眼睛,那种强光令她根本法直视!

是,是“外面”的魔法吗?

糟了!会被杀死的!

又是一样东西啪地一声落到地板上,咕噜咕噜滚开,西维娅只觉得手中一松,木杖从她手里倒了下来。周围刮起一阵狂风,将她黑色的长发掀起。

西维娅抬起的双手本能地护住自己的脸,整个身子往后一仰,然后重重地栽倒在地。

一片寂静。

西维娅呆愣好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仍然有知觉。她怯怯地放下手,小心翼翼地把双眼睁开一条缝。手握银色利剑的少年站在离她只有半步远的地方,稍稍侧着身子,环视剩余几条蛇。或许是因为西维娅的恐惧与绝望,那些蛇都僵着身子,一动不动,仿佛是再度恢复成了石雕。

“我不是来杀人的。”伊凡忿忿地说,他好像真的生气了。此时西维娅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丁点血色,头发被散开的风刮得乱七八糟,浑身都是冷汗,就像淋了雨的鸡一般狼狈不堪。伊凡突然转过头,朝着西维娅走近一步。

西维娅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刚才小女巫顽强的气势瞬间一扫而空。

“别,别,别……”西维娅要哭出来了。银色的亮光让她觉得好可怕,那种东西连石像都能劈开吧!

突然。

眼前的银色一下子消失了,伊凡松开握剑的手,腾出两只手一齐拽住西维娅的衣服,猛地将她拎了起来。

“我是来找被你们绑架的办事员的!你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吗?”

女巫被那双焦急而又气愤的蓝色眼睛吓住了,一时间喉咙里像是卡住了似的,只能勉强发出“呜呃”的声音,她脚尖碰到了被砍成两半的法杖,连接着法杖与宝石的绳子也断掉了,宝石滚到了好几米远的地方。

“说啊!”

伊凡真的有点气急败坏了。身份已经被西维娅知道了,如果西维娅也像苏西所说的那些巫师一样是个不要命的疯子的话,他该怎么办才好?

“他,他们,他们就在――”

一声轰鸣打断了西维娅颤抖的声音,房的门突然开了,而且是像被炸开似的猛地大敞开来。伊凡还没有来得及放开西维娅,眼前闪过一袭白衣的阿尔杰农的身影。

阿尔杰农的脸上现出一抹憎恨。就在这时,掉在地上的一个蛇头嗖地飞起来,以近乎炮的速度重重砸在伊凡的脑后。

眼前的一切顿时沉入了黑暗中。

……

好冷。

醒来的那一刻,伊凡首先感觉到的并不是脑袋上的疼痛,而是周身的寒冷。

不过,还能醒来已经让他感到惊讶了。他还记得后出现在眼前的画面,是他曾经见过的长老阿尔杰农。

身为长老的阿尔杰农竟然没有杀了他,好意外。伊凡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是冰冷的黑色地板。

再往前,在一张盖着黑布的圆桌旁,就是一面着黑布的墙壁。伊凡低下头,看见自己的外套被随便地丢在他的身上,黯淡的煤油灯光从头顶照下来,留下鬼魅般颤动的影子。

脑袋很疼,头发好像黏在了头皮上,估计是干掉的血迹吧。他稍微动了一下身子,发现双手和双脚被绑了起来。

莱特吉尔也已经不在手腕上了。

巫师们把他关起来了吗?那这样的话,办事员们是不是也在这里?他艰难地把头撑起来,想看看四周的场景,但只看到坚硬的墙壁。

“醒了?”

身后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伊凡扭过头来,因为头痛而不太清楚的视野里,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坐在椅子上的阿尔杰农。

〖^~^∷

小孩晚上发烧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服用说明
小孩反复高烧是怎么回事
治疗小儿呕吐吐奶溢乳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